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随缘―记事

待回首,看来时处,也无风雨也无晴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感觉《红楼梦》  

2013-02-03 13:02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3年02月02日 - 蓝色忧郁 - 随缘―记事

 侬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侬知是谁?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.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!凄凄苦苦的人生路。

 历史上的2月1日:1764年曹雪芹病逝。

 其实因为一本书而产生了一门科学,我觉得这个恐怖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,而且曹雪芹一辈子就写了一本书。还有我喜欢的塞格林一辈子就写了一个《麦田守望者》。

《红楼梦》我从小就喜欢看,最近没事,现在有手机版了,没事拿一手机版看一看。每个不同年龄看《红楼梦》,都会有不同的感受,其实我最近在看《红楼梦》,真正感觉到了语言的魅力,他的语言特别有意思。小时候看《红楼梦》,主要是看谈恋爱,后来有一阵子看《红楼梦》,主要是看他们穿什么衣服,用什么东西,因为人在一定年龄的时候开始有了这种物欲,当然就看《红楼梦》的人怎么过日子,我的妈呀,每次出去赏雪、吃饭、联诗都要仔细描写,每个人穿什么衣服。史湘云,我认为史湘云最有钱,因为史湘云的衣服永远都是那种天鹅绒,然后还绣着金线。所以曹雪芹不是生在大富之家,他决不可能写这样的小说,因为这些东西你要是没见过,你不但得见过猪跑,你还得吃过猪肉,要不然绝对写不了,所以他写每个人怎么吃饭,每顿饭上什么菜,然后屋里摆什么东西,挂什么画,身上穿什么衣服,我的天,就是好极了,非常美好。

  唯一可惜的就是后面那四十回哪去了,但是一定是写过,因为一定是有人看过,至少脂砚斋看过的,这个脂砚斋到底是跟曹雪芹什么关系,我个人觉得就是一生的爱侣吧,当然红学界可能有很多很多解释,我个人就这么认为的,所以脂砚斋批《红楼梦》的时候,其中多次写到了说这是一个伏笔,这个草灰蛇线伏延千里,然后其实后面怎么怎么样,那说明她已经看过后四十回,但是不幸这个找不着了,导致一个伟大的著作有缺憾,但我觉得伟大的著作就是这样,伟大的人性得这样,不残缺就没这么伟大。

《红楼梦》现在通行的版本,高鹗,我觉得还是很聪明的,他看到了一些地方,比如说他一上来就看见这哥们叫甄士隐、那个叫贾雨村,非常有才华,高鹗而且续《红楼梦》,用的时间特别短,他实际上是在路过这个地儿,他是去干嘛,去赶考去还是干嘛去,然后没盘缠了,人家说,你没盘缠了,帮我把这书续了,就给你点钱走,他看了一下前八十回,写了后四十回走了,挣点钱,所以他没有再往下续了,当然很多人批评高鹗续的不好,我个人觉得他至少有几个地方我觉得挺有意思,就是刚才说的他看到第一回,这个人叫甄士隐,那个人叫贾雨村,他突然就想到说,这肯定是一语双关,所以他写到最后甄士隐去,贾雨村言,就是整个这事其实就是假的,甄士隐走了,叫真事隐去,一语双关就是甄士隐走了的意思,同是也是真事给你隐去了,然后贾雨村言,最后贾雨村说了一番话但是实际上意思说是假的贾雨村言(假语村言),就一村人在那胡说八道,所以这两个名字,曹雪芹在写第一回的时候是有深刻想法,当然这个想法,他死以后是被遗失了,但是这个想法被高鹗看出来了,然后他续的我觉得挺好。

  我还去过曹雪芹的故居,去过曹雪芹的各种纪念场馆,曹雪芹是我非常热爱的一个人,我看《红楼梦》经常想,曹雪芹落魄跟鬼似的,然后在那生活,怀着一种非常平静的,微笑的态度在写,其实写的就是他从前的家,他从前的人生都没有了,但是他嘴没有说什么控诉啊,如何如何如何,非常平静,所以这么一个人已经成了仙,已经完全活明白了,在这个世界上,已经完全地遗世独立了,才能写出这样的东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6)| 评论(2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ocu2日 - 蓝pe} 胊il. ·P b ixocu2日 - 蓝pe} 胊il. W l hap">a hrefet= "lank" st-12"> r cr hap">a hrefet= "lank" s0 "la st-12"> divmb lcr bh jstc0eslank" hist-12"> l b> r br bh 用微信&nbst-12"> l wl g lg hap">a hrefet= "lank" st-12"> l wl t lt l wl b l&b. hrefes0 "la st-12"> r ss=g rg hap">a hrefet= "lank" st-12"> h r t hrefes0 "la st-12"> r ss=b &&b. hrefes0 "la s0 "la s0 "lankst-12"> div } -sm&b.l {/if} wkg h jstc0esl {/if} hb. hrefes0 "l {/if} r hb. hrefes0 "l {/if} c hb. hrefes0 "l0 "s0 "lal {/if} div } -fo 页"> h2>lank" l {/if} k"069 sa r ="nomentsF> rc=="m-8="fn1(x.publisherU b as y} bbkrzydb_20150408_01">&ide"/a69 slog.163.com/2px;lt:"- 06">他/a69 sa r ="nomentsF> rc=="m-8="fn1(x.publisherU b as y} pe} 胊il. 他/a69 sa r ="nomentsF> rc=="m-8="fn1(x.publisherU b as y} pe} 胊il. ">ss="noulide"/a69 slog.163.com/2px;lt:"- 06">他/a69 sa r ="nomentsF> rc=="m-8="fn1(x.publisherU b as y} R,免费冲印20/
oke 209_0|es or =" nbwte="f =" 趺ca class=RSSyodaoad_ 他pan class="pl"m-8="idth>举眔t04 stag" >中 /spa此noulide" 06">他/a69 s0 "la sescape}1st} s0 "las0 "s0 "la s!--[f=" IE 6]s 0 " "来譴iidthpe} -ail- 热="phide bdwb "069gDetail.nerows="7 f p jstc0=-->1=-->1-4b. hrefes0jst" id="s
    plank" x.l FPY
    itmme="jst b as1" "来自网易短信写博bw-f=",f="f of(y.v)bdc065se,'d="y.v} onerr="y ${arget="_bla">${arget="ttp://kinty1269gDetail.nerows="7 f itmme="jst b as1" "来自网易短信写博bw-f="thidvscape}la div class="nbw-blog-end">lankw /mbox/';lankitorName} }cu' m}cu' m胊il. Be} Cidtne;p" ';lankw phgjs?0-1');la la J.', /">aByDWR(itorName}hre,'MusicBeanNew','deReapy{if !MusicSesslaw regv cl/r s/js/pe} _aswlf_V3_1gjs';lank docu .body. spaChild(div cl);la69 },300);lala 0div cls lank"6 div claf ="s="f/javcdiv cleass="p/ff0 la> h >la